快乐赛车彩票软件
安慶 縣區 視頻 皖江論壇 圖片新聞 專題 時評 國內 國際 旅游 娛樂 財經 房產 汽車 健康 情感 文教 體育
當前位置:安慶新聞網 > 綜合新聞 > 文化教育 > 正文

電競教練揭秘:封閉訓練10小時 電競隊員都有英雄夢

  

 

  圖一:隨著行業的發展,位于西安的一家電競主題酒店周末時常“一房難求”

  

 

  圖二:去年8月,雅加達亞運會電競英雄聯盟上中國代表隊出戰

  

 

  圖三:去年11月,烏魯木齊的一家學校開設電競專業 供圖/視覺中國

 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、國家市場監管總局、國家統計局近日正式向社會發布13個新職業信息,這是自2015年版《國家職業分類大典》頒布以來發布的首批新職業,其中“電子競技運營師”和“電子競技員”被列入了這13個新職業信息。

  在外界看來,“電子競技運營師”和“電子競技員”離大眾比較近,因為人人都可能會玩游戲,而“玩游戲”和“電子競技員”又有多遠的距離?4月10日,北京青年報記者對一家二線城市企業下面的電子競技隊“奇異花電競隊”主教練王澤文進行了專訪,從行業角度揭秘這兩個新職業。

  掙得不多

  并不是給“玩兒”找借口

  電競隊在一場長達10個小時的封閉訓練后,王澤文接受了北青報記者的電話采訪。10個小時不能與外界溝通,只能沉浸在游戲中,賽后還要進行全隊戰略分析,在普通人看來可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但對于專業的電競隊員來說卻是習以為常。王澤文坦言:“我們隊半軍事化管理,想讓每一位運動員出成績,這樣的訓練每周有三次,10小時的封閉訓練要有很多訓練目標,我們并不覺得時間長,隊員們還有些意猶未盡。”

  每天都有訓練、每周都有專業特訓、半軍事化管理……奇異花電競隊在行業內并不是一支很有名氣的隊伍,隊員每個月工資不高是現實問題,支撐他們繼續向前的是心中的“電競夢”,“我是隊長,一個月工資有9000多元,普通隊員工資也就5000到6000元,見習學員還要向隊里交錢,相比來說,很有名氣的電競隊員可能年薪百萬是常事,當然這樣的‘明星’也是少數,我都朝著那個目標努力,大部分電競隊員薪水都不高。”

  近期,人社部將電子競技員列入職業名錄,對于奇異花電競隊員來說算得上是“精神鼓勵”。王澤文坦言:“現在做電競隊員可以說環境好一點了,去年IG奪冠可謂是鼓舞人心,比賽前他們并不被外界看好,奪冠后他們都是英雄,我們覺得只要下功夫苦練就一定可以,只是時間和一個機會的問題。比起其他職業的人來說,我們入行前都是熱愛者,做電競運動員并不是給自己‘玩游戲’找一個正當的理由。”

  產業情況

  拓展空間大 但變現模式單一

  據統計,從2014-2016年,電競產業的市場規模分別達到226.3億元、374.6億元、504.6億元;這三年中國粉絲規模也從0.8億人暴增到約1.7億人,2018年更是達到2.8億人。

  電競是一個朝陽產業,有數以億計的觀眾、逐年猛增的產值、充滿拓展空間的產業生態。據統計,中國現在電競產業人才的缺口有幾十萬,它涵蓋了和電競相關的幕后崗位,比如游戲策劃開發、電競賽事運營、賽事主持解說、電競館運營管理、電競主播、電競的衍生品開發設計等。

  自2013年以來,國內一直處于電競的爆發式發展狀態,各種電競俱樂部層出不窮,吸引了很多風投資本的涌入,“但其中泡沫比較多,這樣就造成一個電競蓬勃發展的假象。”王澤文坦言,每一支隊伍都很艱苦,都希望被財大氣粗的老板收購,而更多的都在底層死撐。

  “家人的不支持,愛人的不理解,都讓自己沒有堅持下去的勇氣。一個行業的發展應該有底層的支撐,如果從經濟角度看,北京、上海的電競發展肯定好,但要從發展角度來看,像我們在二三線城市發展的電競隊伍,成本更低,相對也穩定。”

  “隨著《英雄聯盟》職業聯賽的興起,目前看似已形成了非常完善的體系,但俱樂部也好,支持聯賽發展的機構也罷,變現的模式非常單一——粉絲經濟。電競并不像傳統體育運動那樣形成了完善的產業鏈條,雖然有售票、出售轉播權等方式獲得收益,但還不足以支撐整個行業。”王澤文也有著自己的擔憂。

  人才缺口問題

  高校開辟電競專業 就業方向在哪里?

  近些年,電競行業越來越紅火,可我國電競人才依舊緊缺。從《2018年中國電競運動行業發展報告》中的數據來看,中國電競市場規模去年已經達到84.8億元,到2020年,電競全產業鏈產值預計將達到211億元。但不可忽視的是,電競行業在人才方面卻存在巨大的缺口。

  為了讓電競行業蓬勃發展,近些年有些高校也開辟了電競專業,對于“院校能否培養出電競領域的世界冠軍”,業內一直都有探討,北青報記者也將這個問題拋給了王澤文,他認為,“專業運動員是需要專業培養的,但學院培養的是高素質人才,而非專才。因此在現有體系下,學院中很難培養出世界冠軍或者冠軍戰隊。大學電競專業培育的都是‘電子競技運營師’這類為電競服務的綜合性人才,比如賽事解說、賽事執行、賽事裁判等相關的游戲運營專業。”

  王澤文也提出一些問題,“培養出來的畢業生就業方向在哪里?課程設立中的實際問題怎么解決?”他認為,設立電競作為選修課是可行的,但把它作為一門專業課還沒有走到非常成熟的時期。

  大部分電競運動員都不是國家隊隊員,相對松散的私人管理模式能否培養出比較全面的世界冠軍?王澤文也有這樣的焦慮:“對于隊伍來講我們只追求成績,而隊員年紀相對較小,文化水平不高,怎么在日常生活中加強他們的素質教育,隊里領導也有考慮。除了比賽也要有全面的學習,即使不學習數理化,也要為他們培養一個專業興趣,這樣就不會在退役后沒有出路,每一位來到隊中的隊員都經過了家長的同意,隊長也給家長介紹過此間利弊。”(文/記者 王磊 統籌/滿羿)

責任編輯:四維

上一篇文章:童模市場揭秘:高收入異化了親情

下一篇文章:最后一頁

看完本篇,您心情如何?
快乐赛车彩票软件